新闻中心

特殊的“勋章”:取出残留体内37年的7枚弹片 老兵含泪回忆战友

发布时间:2021-03-27 09:19:00 本文来源: 三六三医院

2021年3月22日,X光机粒子束照射着手术室,医护们身着几十斤重的铅衣,小心翼翼,历时近3个小时,从杨雄峰体内取出7枚弹片,它们已经残留在他体内达37年之久。

杨雄峰是原昆明军区某部队战士,是一名为保卫祖国洒过热血的英雄。

这次手术由成都三六三医院骨科刘煊文主任带领的团队完成,随后留下一枚较大的弹片给杨雄峰做纪念。刘煊文说,这是一枚特殊的“勋章”。

一枚手榴弹扔来

他身负重伤,体内留下30余枚弹片

作为原昆明军区14军40师119团4连2排5班战士,时年20岁的杨雄峰和战友们曾参加过保卫祖国南疆的战斗。

杨雄峰回忆,他和4名战友是尖兵,冒着枪林弹雨,占领了高地,“我们冲在最前面。”

↑杨雄峰回忆战场岁月。

随后,他和战友向另一个高地挺进。在战斗过程中,一枚手榴弹朝他扔了过来。“我被炸飞起来,掉在交通壕里面。一度醒来,发现自己泡在坑水里面,没有疼痛的感觉,眼睛睁不开了,全身都烫。”杨雄峰回忆。

抬离前线,送往医院,杨雄峰在鬼门关走了一圈。

杨雄峰回忆,战友一度以为他已经牺牲,但他后来苏醒了过来。身上共有48处弹片伤,由于当时医疗条件有限,历经六七次手术,依然有30余枚弹片一直存留在体内。

“他们牺牲了,我活着是最幸运的、幸福的,所以我一定要替他们多做一点。”杨雄峰说,代理排长陶荣华和他带出来的士兵陈平都牺牲了。

回忆至此,杨雄峰两度落泪。他说,为了保家卫国,为了逝去的战友,大伤初愈后,他再度回到战场。

“前后两次我们都胜利了,也有很多战友牺牲了。”杨雄峰说:“闭上眼睛,我还记得每一个人,每一草每一木。”

↑杨雄峰和战友们在战壕内。

杨雄峰介绍,后来,陶荣华和陈平被追记二等功,他个人获记三等功。

复员回乡

取出7枚弹片 留下一枚特殊“勋章”

复员回乡几十年来,留在体内的弹片并未让杨雄峰感到异常。直到50岁以后渐渐地背部出现了神经痛,他四处求医,但没有找到病因,直到来到成都……

2021年3月22日,成都三六三医院,X光机粒子束照射着手术室,医护们身着几十斤重的铅衣,小心翼翼,历时近3个小时,通过微创手术从杨雄峰体内取出7枚弹片,它们已经残留在他体内达37年之久。

↑杨雄峰体内弹片,最大一块位于胸9-10椎间孔神经出口处。

↑取出的7枚弹片。

3月26日,红星新闻记者见到病床上的杨雄峰。手术后的他康复情况不错,虽然早已解甲归田,但他依然带着军人特有的英气,说这点手术并未让他感到痛苦。他还说,医护们给了他家一般的感觉,让他感到很舒适。记者看到,他身后的柜子上有一束医护们特别送给他的鲜花。

这次手术由成都三六三医院骨科刘煊文主任带领的团队完成,取出30余枚弹片中较大的7枚,剩下的细小弹片对其身体无碍。

刘煊文告诉记者,团队留下其中一枚较大的弹片给杨雄峰做纪念,“这是一枚特殊的‘勋章’。”


——来源自《红星新闻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