护理天地

崔勇援藏医疗日记之三:点滴中的自我修炼

发布时间:2014-09-09 09:03:00 本文来源: 中航工业三六三医院       

经过一月余的德格初体验,如今的我们已逐步适应了当地的生活、工作节奏,并融入其中。我们从初来乍到时的口罩帽子全副武装出门到如今的轻装上阵,从最初见到野狗的唯恐避之不及到如今气定神闲地跨过,从最初见到屋内苍蝇四处乱飞的鄙夷和驱赶、到如今的“你飞的,我吃我的”大家井水不犯河水的泰然处之......等等,这些对我们来说都已不是什么事了,这不是量的突破,而是质的飞跃。

水土服了接了地气,工作的开展对我们来说那就更不是个事儿了。相对于我们在本土的工作量来说,德格县医院的工作强度要轻松地多。即便是这样,我们在工作上也不敢有丝毫的懈怠。

就拿我在B超室来说:由于德格县医院的CT是州医院淘汰升级后捐赠的,只能做颅脑平扫,腹部检查的压力就指向了B超室。刚来的时候我看到每张申请单上面都要求检查肠管,我都傻眼了,在经过跟院领导的沟通之后,这个问题才得以改善。记得有次遇到一位腹痛病人,临床上怀疑急性阑尾炎,恰逢放射科的DR出故障了,腹部平片都照不了,所有的辅助检查手段就只能依靠B超,而B超常规检查仅提示腹腔少量积液,没有发现明显肿大的阑尾,肝胆胰脾肾也没有发现异常,我回过头再仔细的扫查他的肝脏、脾脏,终于在肝前及肝下发现有类似气体样的强回声闪烁,最终B超提示膈下游离气体,疑胃穿孔。术后证实是胃溃疡穿孔,这是我通过B超诊断的第一例膈下游离气体。

通过这件事我体会到基层医院条件有限,不像大医院有着众多的先进医疗设备,检查手段可以多样化,它常常只能依靠单一的手段去诊断病情,这对我们也是一种挑战和锻炼。以往在科室遇到疑难问题,我可以请示上级医生,请求科内会诊,可是在这里,在德格,你就是专家,你就是权威,我只能依靠自己,所以我必须更认真更细致的扫查各切面,多看书多查阅资料文献,帮助他们的同时也提升了自己。(记得刚到德格的半个月,由于维稳断网了,这里没有微信,没有腾讯,短信发不出,电视也看不了,我们和外界失联了,但我们没有失去自我,我们三个人每天下班后就在寝室看书,他俩看英语我看专业,日子过得很充实。网络通了之后,虽然可以查阅资料,但同时多了娱乐节目,看书的氛围差了点。所以网络带给人们便捷的同时也让键盘隔离了很多元素,这就是任何事物带来的两面性。当然这是题外话。

曹毅作为脑外科医生,在这里也不得不学习、参与普外科的手术;唐作垒作为麻醉科医生,也不得不兼顾手术室的工作,甚至有些属于护士的范畴。这就是基层医院的特色,它不像大医院分科那么细,每个专业又分为那么亚专业,,它更多地希望我们能够一专多能,这何尝不是对我们这些援藏医生的考验。三个月的援藏生涯已过了一半,在这里我们不光是技术的传播者也是受益者,捍卫生命的同时也得到了自我的锻炼与救赎。

超声科崔勇供稿